阿赛·游梦鱼·郭言赛·阿赛工作室

阿不11——爱过才心痛(十一)

  •  字体:
  • 阿不11——爱过才心痛(十一)
    今晚的夜色太凄美了,阿不都无法克制地乱想着,也是因为,苏娴原来真的很漂亮啊,死阿不差点就禁不住了。
    "苏小姐!少爷请你回去一中,别转学,否则——"不知是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要知道这是小巷啊!两边都是房子,高啊!房子很高啊,这些人啊!也真是高啊!吓的阿不都发慌了,他们一行四人,壮的如牛一般,无论哪一个压在自己的身上,也会断了所有的骨头的。
    "你们!?你们不要烦我了,忘记我以前怎么对你们的吗?可不可以放了我?你们也不要为他卖命了,迟早会去坐牢的——"苏娴厉声的说,这让阿不觉得她好是陌生啊!
    "对不起!那就得罪了,你要和林风少爷对面谈了!"说完,他们四个人都过来了,想把阿不的苏娴拉走,阿不可不愿意,"慢着啊!慢着!你们没有看到我吗?"
    "哦!原来苏小姐另接新欢了啊!我——"——
    "啪——"
    "啪——"
    那个说蠢话的家伙,被阿不和苏娴同时一个耳光,质量上面差不多,因为那个蠢材的两半脸留下的五指红血印一样的清晰。
    "你们——臭小子!给你路你不走的啊!这次想走都难了!上——"说完他们四个人都冲了过来,脚手齐上对阿不就是要痛揍,阿不可不傻,他躲,"苏娴!你先跑啊!快点啊!这儿我来应付。"
    "这怎么可以啊!他们是疯子,还杀过人的啊!"——
    "没事的!你快走啊!我没有事的!"——
    "奥!"苏娴转身走了几步,又回来了,"你们四个人住手!放了他,我跟你们回去!"
    "你以为你还那么香吗?谁还听你的使唤啊!?打!使劲的打,这小子把我打成这样,我要让他双倍偿还!不!是一百倍的偿还!"说完,他们打的更紧了,阿不只有招架之功,而且每一挡都让他承受着骨折般的痛苦,太痛了,阿不全身似乎已散了架了,阿不——
    "妈妈的!你们四个打我一个,也太没种了吧,算什么孬种人啊?"
    "我们喜欢!怎么样啊?"
    "好!那你们也不怕死了哦?"
    "死!哈哈——怕哦!还不知道是谁怕呢?"
    "那!是你们逼我的啊!接我的——无敌旋风腿!"阿不借助墙的反作用力,飞起来对准其中一个猛猛的踢了过去,但很快在瞬间停住了,反身用手指对准其他三个看傻眼的家伙的眼睛,一人一下,害的他们三个都抱着眼睛大叫去了,剩下的一个气的要死了,边叫边跳的过来,就对阿不的头进行着猛烈的攻击,阿不只觉得耳边的腿风声呜呜的过——
    就这样躲了一会儿,阿不实在不想躲了,于是干脆跑开了,那个家伙,笨蛋地追了上去,阿不跑着跑着,猛的一转身,燎开右脚,回旋的踢了上去,重重的击中了,笨蛋的脸,惨叫一声,倒地休息了。
    "我说过了啊!你们啊!叫你们不要逼我的,看看,这下怪谁啊!咳!真是的!苏——"阿不转身透过月光看到一大群的人正在看着他,"田赛!五年前代替受伤的四号高中生上场参加K.O大赛得了第七名的未成年小毛孩,果然名不虚传啊!"居中的一个比苏娴更神经的,穿着一身黑色皮衣的大个子说道。
    阿不并没有太多地注意他,因为在队伍中有比他更突出的人——陈战和从容,以及被人用手帕堵住了嘴的苏娴,她正在痛苦的挣扎着,阿不最后的眼神还是落在从容的身上的——她也看着他,不过好陌生地看着,因为,阿不很能打架的本领从来就没有任何人知道。阿不不敢继续了,把视线移了又移,却又见到陈战正面带微笑的向他打招呼,手却很特意的环抱上了从容,而从容的表情好自然啊!自然的让阿不认不出来了。但他是知道了,在这儿没有什么人愿意帮助他的,陈战不会,从容不会——
    "苏娴!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了!"阿不说完走向人群想过去。
    "没有这么的容易!小子,少爷还没有说话呢!"几个不识相的家伙拦住了阿不,阿不已经是气的快要崩溃了,"你们滚开!"——
    "啪啪——"阿不对准那几个多管闲事的家伙的脸上,很不客气,而且挺生气的给了他们一人一下,由于动了真气,力量太大,把他们扇的飞了好远!这下他们都安静,一群人中出现了一条路,阿不不回头地走了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走向哪里,他是不想走的,他又认为自己真的不得不走,阿不他是不得不走——
    冷夜夜风吹心痛,痛到不知道什么是痛,无动于衷于风中,孤零零的身影随着树影,不停地晃动,路灯的光透过头发射上单薄的脸,印射着人生数不清的忧愁,阿不真的还是阿不吗?答案是一定的,那是肯定的——
    "小伙子!夜深了,在这个没有一个人的城市里,别太勉强自己了,想哭就哭出声来啊!"一个夜行的老头子,身后紧紧的跟着一只很黑很壮的野猫,拎着拐杖经过阿不的身边扔下了这句疯疯的话,阿不真的忍不住了,做在旁边的石樽上哭了起来,隔条小河的陵园,幽深的松树林回应着阿不,或许阿不的城市中真的没有一个人,阿不哭的更伤心了,为了什么,他不知道——也许仅仅是为了一份孤单吧!
    "小伙子!天亮了!起来吧!每个清晨,人都应该起来的,睡觉不是什么好事情啊!"是昨夜的老头子,一头的银丝,脖子扭曲着,眼睛也瞎了一只,身边的那只野猫,正依偎在老人的腿上,睡着了。
    "谢谢您啊!"阿不很恭谨的行了一个礼。
    "呵呵——"老人很开心的笑了笑,"猫儿醒醒,天亮了,我们也该走喽!"老人拍了拍身边的猫,"喵——"
    老人与猫消失在晨曦的阳光里。
    阿不起身翻墙进了校园,洗了把脸,到食堂吃了早点,回到教室,这时还没有几个人到,阿不向大家打声招呼,喧上几句,上位开始如往常一般的背书了,但是不经意的又睡觉了,而且很轻易的睡着了。
    "田赛!你怎么了?"梦中,或者是梦外有人问了他一声。
    "呵呵——"阿不苦笑了一声,滴了一滴眼泪,又睡着了。
    "田赛!老师叫你,老师叫你啊!"前排的阿雅友情地提醒。
    "老师!"阿不赶紧拿出书来,苏娴还没有来,阿不又睡去了。
    "阿不!出了什么事情啊?醒醒啊!已经放学了。"张伟坐在阿不的旁边。
    "没有啊!"阿不终于醒来了。
    "苏娴一上午都没有来,昨晚你不是送她回的家吗?"王佳,董迈等好多的同学都过来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又——又不管我的事。"阿不说完,收拾好书预备就走了。
    "喂!田赛!出了什么事情啊?老师交代你保护她的啊!"董迈说。
    "让——开——啊!"阿不大吼了一声,饿虎般的冲了出去!后面的张夸、张伟等都追了出去,可阿不的脚程还是快了点!
    Powered by eesai.Com ©  2017  阿赛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 阿赛工作室 提供源代码技术支持.  备案号:苏ICP备08114364号

    网站地图建议反馈MapRssXml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