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赛·游梦鱼·郭言赛·阿赛工作室
全站技术源码素材

刘芹:我为什么要投资小米

  • 发布时间:2013年9月11日9时25分0秒 发布:伊甸园 字体:
  • 小米确实大红大紫,但也岌岌可危,红米跳票、高通反目、联发科不满,小米不仅让消费者心里捏着一把汗,也有不少投资人不看好。但是,当小米只有两三个人时,晨兴创投合伙人刘芹就已经决定要投它。在此之前,他曾成功投资了雷军参与的UC优视和欢聚时代(YY)。下面是福布斯中文网专访刘芹的报道,采访的内容包括:小米诞生的背后逻辑和巧合,他所认识的雷军,小米接下来可能的风险,创业公司如何在大佬似乎仍占主导位置的移动互
  • 小米确实大红大紫,但也岌岌可危,红米跳票、高通反目、联发科不满,小米不仅让消费者心里捏着一把汗,也有不少投资人不看好。但是,当小米只有两三个人时,晨兴创投合伙人刘芹就已经决定要投它。在此之前,他曾成功投资了雷军参与的UC优视和欢聚时代(YY)。下面是福布斯中文网专访刘芹的报道,采访的内容包括:小米诞生的背后逻辑和巧合,他所认识的雷军,小米接下来可能的风险,创业公司如何在大佬似乎仍占主导位置的移动互联网领域找到自己的位置,以及下一个小米可能出现的地方。

    为什么是小米?

    福布斯中文版:纵观移动互联网领域,绝大部分创业者都将目光放在了软件和应用开发上,但至今鲜有规模收入者,而小米则将焦点放在了移动互联网产业中的硬件环节(这显然在很多人看来不是典型的移动互联网),但这让它很快实现了收入的规模增长?当初为什么这么设计?

    刘芹:互联网行业代表的是创新,用老的眼光看很多机会,本身就不是创新,互联网刚出来,很多人认为就是一个网页,今天大家认同互联网是一个产业,只又做软的才是互联网,但我们并不给自己太多框框;其次,从生意和业务讲,颠覆的用户体验,新的技术实现这种体验,新的商业模式,这是互联网创新的真正本质,至于软件还是硬件,倒不一定。

    小米的产业背景是:上世纪70年代PC业的出现和繁荣,和半导体芯片发展息息相关,如果没有半导体发展和摩尔定律的生效,就不会有Wintel联盟,和PC几十年的发展。苹果代表的则是移动互联网的第一个推手,非常像70年代乔布斯发明个人电脑。

    我觉得乔布斯之所以能抓住苹果手机这个机会,还是和传感器在过去十年高速发展息息相关的,如果没有这种多点触屏显示屏的发展,没有传感器的发展,没有专业芯片的高速发展,就不会有苹果手机这个东西出来。

    我们不过顺应行业发展规律,比别人更加拥抱这个行业。也许以前很多人认为硬件这个行业可能已经到头了,那还是因为用老的思路去看待这个行业的变局。

    我们看到的机会是,移动互联网是以硬件,软件,操作系统和生态系统整体出现,我不太同意小米不是互联网公司。第一,大家对互联网公司的看法有些过时,其次,谁能带来好的用户体验就是好的产品。小米拥抱了行业的变化,带来了好的体验,和硬件,操作系统,应用程序,生态系统。

    苹果已经证明了新的格局的可行性,小米是比较早的意识到了这种新的机会,利用安卓这个开源的环境,第一个敢于用生态系统的方法,一上来就是操作系统,硬件公司的思路不会先做操作系统。

    福布斯中文版:就是说,你也承认小米是借鉴了苹果模式的成功经验?很多人都曾试图学习苹果模式,但都失败了,至少不怎么成功,怎么解释?

    刘芹:随着时间推移,大家会慢慢认识到小米的创新不是石头缝里出来的,而是顺应了行业趋势,走了一个提前量,不过比较幸运,没做多长时间,诺基亚就放弃了塞班,加速了手机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用户向苹果安卓迁移的速度,这个变局不是当时我们预计到的,说明了行业趋势是势不可挡的。

    传统的PC互联网做的都是“软的”,那是因为硬件相关的机会都在80年代被人抢占了,和中国公司没有太多关系。中国互联网公司找机会时,主流是做服务,内容相关的东西,但在移动上我们和美国最新的东西代差很小,不用等很久才能拥抱这个行业。

    但纯粹的软的互联网公司很难把握这种机会,比如中国有单项做手机硬件不错的公司,有做APP不错的公司,但将硬件,操作系统和应用抓在一起的公司很少。小米目前非硬件的收入总量还不大,但成长性非常高,公司历史还很短,还在打终端的出货量。

    小米公司真正的本质不在做硬件,而在做用户价值,用软硬兼施的方式来做用户体验,只要能不断提供一流的用户体验,保持创新力度,能不断给用户领先的用户体验,就能长期拥有这些用户,获得他们支持,就能通过向他们提供丰富应用和服务,这样它的收入来源就能变得很多元。

    小米代表了移动互联网里面一种全新的发展趋势,在移动里面要做弯道超车的公司,如果继续用传统的打法,就不能和传统大公司竞争。既然这样做的门槛很高,而我们又已经跨过去,就能保持较高的壁垒。

    为什么是雷军?

    福布斯中文版:你们很早就决定投资小米,依据的是什么?

    刘芹:当时来讲难度非常高,我自己看来,雷军做互联网比做硬件有优势,当时我们敢投资的原因,这个团队真正强的不是经验,而是做创业公司的系统性的方法论,这样做什么事情都能成,这个方法论是和这个团队息息相关的:

    第一,他们有很强的领导力,把各方面优秀的人才聚拢来,其次有很强的学习能力,从错误中找到问题关键,有能力拿出这个行业里面最优秀的用户体验。雷军一直在找一个大事,他想创业我很早就知道,我等他创业这个事情等了很久,他只是在选时机和事情。这也符合我的理念:

    首先寻找大机会,大格局,而不是小事,要大到足够吸引雷军投入进去。其次,用颠覆的方法做,不颠覆无法从小公司在巨头林立的环境里面跑出来,要够创新。第三,有成熟创业能力。最后,是这个事情可能的机会和风险点,我认为虽然风险大,但非常可行,而且他们创新点上很多路径很巧妙,这些凑到一起,我们投他们信心很强,当他们只有两三个人时,我就已经决定要投他们,这看起来有些疯狂。

    福布斯中文版:实际上不仅小米,你对雷军的很多项目都有参与,为什么?

    刘芹:我跟他认识很多年了,他在金山做CEO时,我们是朋友,经常交流,他正式离开做天使投资后,理论上讲他做天使和很多基金都认识。但我们不是因为熟悉而投他,他和其他很多基金都有合作,我们合作多是因为投资理念上相互认同,一些案子上从认识到合作过程中,双方很互补,认同对方的价值,我们的理念,方法和配合上都很默契。

    福布斯中文版:互补体现在哪些方面?

    刘芹:前提是相互非常认同,看项目的风格相互认同,我们是机构投资者,他是个人天使投资,天然在公司里面的角色不同,共同的问题从不同角度验证,可以把一个问题讨论得更透彻。

    其次,在一个公司成长中会遇到很多问题,几个人合力,因为角度和位置不同,对看不清的问题有探讨,是降低了风险,帮助管理层面对不同阶段的挑战。我们能对公司做出帮忙和贡献,如发展方向上的,团队建设和增强上的,对发展中难处理的问题拿出建设性问题,融资,团队激励,发展的不同路径,人才引进,政府关系挑战,都全心全意帮助公司,这样就能将风险降低,成功概率提高。


    MapSiteMapRssGoTop